一颗馒头M

这里馒头。
写东西特别慢。
而且固执。

能不能给我一天时间安安静静一个人待着……

好像不行……
一天都不行……

已经戴着耳机试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忙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还是不行……

什么都一起来……
可是真的好想掀桌好想摔本子好想蹲到一边先哭个痛快再起来……

可是好像也不行……

我能不能不上进一天……
就一天……

真特么……怂啊……

是谁发明的论文这种东西……
哎……

【柯×栗】我想和你(2)中

◎ 贰 || 习题
我想和你一起,解一道抽象复杂的数学题,直到稿纸堆满验算的过程,和你故意写下的笑我笔迹的字句。
------------------------------------------------------------------------------
(接前文)
8
直到尹柯已经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了。
栗梓的脑子依然处在当机状态。

少女僵直的身体。
左右躲闪的眼神。
还有脸上可疑的红晕。
整个人简直就是大写的两个字:紧张。

紧张到尹柯问她是哪个步骤没搞懂的时候,她竟然脱口而出“都不懂”。

……

短暂的沉默之后,尹柯忽然笑了。
“好,那我们重头来。”

9
“已知:正六棱柱ABCDEF。A1,B1,C1,D1,E1,F1的所有棱长均为2。G为AF中点。求证:(1)F1G∥BB1EE1……”

尹柯读题的时候喜欢用笔画重点。
为了照顾栗梓,他在卷子边上特意铺了半张稿纸。
每读到一条边,就停顿一下,然后用笔在稿纸上画下来。
耐心得不得了。

看着少年专注的侧脸,栗梓有一瞬间走神。

他好像一直都这样。
不管是谁问他问题,他总会耐心解答。
他总是。
这么好。

好到……她分不清,对他来说,她和邬童小松焦耳陆通沙婉唐缇还有李珍玛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可他明明,会在她哭的时候给她递纸巾啊。尽管当时小松和邬童也在……
他明明,会在训练的时候给她棒棒糖啊。当然其他人也会有,但唯独她的那一根,一定是她最喜欢的橙子味……
他明明,还会在周末的时候陪她遛毛豆啊。虽说只是从他家院子走到舅舅家门口,那不足一公里的距离……

可她就是分不清。
分不清……这究竟是尹柯对她的好,还是对其他人一样的好。

喜欢一个人,是不是都会这样?
一边记着他对你好的点点滴滴,然后又患得患失地去猜测,这算不算是他对你心意的回应……

10
“栗梓?”
尹柯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栗梓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刚刚说到哪里了?”

“真的不要紧吗?”
可她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有点差。
尹柯不大放心:“要不,休息一下吧?”

栗梓忙摆手:“真的没事,刚刚只是不小心走了个神。”
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还脑子都不过地就准备往稿纸上写:“我真的有听进去的,线面垂直作辅助线嘛对吧,所以要先……”

没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
那张稿纸上,早已经整整齐齐、满满当当地,写下了整道题目的思路。

从便于分辨的线段编号。
到刻意区分的不同颜色。
朱红色笔画的是辅助线。
深蓝色字迹的是解答过程。
还有果绿色方框框在右手边的,是每一个步骤用到的关联知识点……

贴心。
周到。
细致。

这样。
真的很尹柯。

11
“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看着少年纤长的睫毛,栗梓有些恍惚。

“什么?”
她的声音很小。
尹柯听不太清:“?”

栗梓扯出一丝笑容:“没,没什么。”
如果。
如果这些,都不是因为喜欢。
能不能,请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12
尹柯不知道,为什么栗梓忽然就难过起来。
尽管她依然在笑。
可这种不达眼底的笑容,真的一点都不适合她。

“没什么的话,那我们来看题吧。”
他只能生硬地转移着话题,好像这样,就能让少女不那么难过。

【柯×栗】我想和你(2)上

◎ 贰 || 习题
我想和你一起,解一道抽象复杂的数学题,直到稿纸堆满验算的过程,和你故意写下的笑我笔迹的字句。
------------------------------------------------------------------------------
 1
暑假悄无声息地过去。
高三的第一次模考。
月亮岛小熊队,全员惨败。
除了尹柯。

就连平时成绩不错的栗梓,都大失水准跌出了年级排名前五十。

在安主任的猛烈抨击下,陶老师忽然觉醒了作为一名班主任的责任心。
从此。
小熊队进入了加训时代。

加训内容?
补课啊。

安主任照料着他们的英语。
白老师负责大家的语文。
至于陶老师……
嗯。
一言难尽。

2
陶老师。
大概是疯了。

要不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可以来给大家补数学呢?!

3
看着陶西伏案,与那道几何证明题拼杀三百回合,明明半小时都过去了,却依然进展为零的时候。
尹柯终于叹了口气。
“陶老师,还是我来吧。”

4
于是。
顺理成章。
尹柯成功“接替”陶老师,担负起了小熊队数学大业的未来。

5
对于这个结果,尹柯一开始是拒绝的。

毕竟。
母亲大人那关不好过。

可最终他还是败下阵来。
败给那双,不经意撞进的眼睛。

6
你相信吗?

那天。
在她眼里。
他看见了一整片星空。
---------------------我是切换视角的分割线-----------------
1
少年的手是好看的。
拿着粉笔在黑板洋洋洒洒解题的时候,显得格外修长。

栗梓一边支着脑袋听讲。
一边在心里默默赞叹。

2
这简直就是手控的福利啊。

3
——我看你不是手控吧……

突如其来的调侃吓了栗梓一跳。
猛地回头。
就看见沙婉一脸贼兮兮的笑。
——哎哟我的妈!小婉!差点被你吓死!

——死不了死不了。
沙婉笑眯眯地凑过来。

——哎,栗梓。

——干嘛!

——我觉得吧,你不像是手控。

4
——你是……尹柯控吧?

5
腾的一下子。
栗梓的脸颊就红炸了。

——你别,别,别瞎说。
——我就是单纯觉得,手挺好看的。
——嗯。
——手!

6
坑坑巴巴的说辞。
也不知道到底说服了谁。

7
恰好这时。
少年讲解完毕转过身来。
和少女慌张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8
于是。
栗梓满脑袋瓜里就只剩下这一句台词。

——他的眼睛,也挺好看的……

---------------------我是切换视角的分割线-----------------
1
见此情状。
聪慧如沙婉,哪里还不懂?

咳咳。
“栗梓,你实在是太笨了!都说了这么多遍了,这题怎么还不懂!”

???
栗梓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哎呀!我可等不了你。我约了唐缇一起去逛展子呢。”
迅雷不及掩耳。
沙婉就拎着收好的书包,冲她挤挤眼睛跑了。

路过讲台的时候。
还不忘拍拍尹柯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叹气:“栗梓……就辛苦你了,尹柯。”

2
“我……”
尹柯刚想说话。

就被李珍玛截了糊。
“哎!你等等!唐缇明明约的我!你俩啥时候搭上的?难道准备丢下我自己去吗?!太不仗义了!”
一阵风驰电掣。
也追了出去。
“沙婉!你等会儿我!”

……

3
似乎。
好像。
哪里不对劲?

邬童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丝诡异。
但又说不出到底怎么了。
直到……

叮咚。

一条微信进来了。

——邬童!你们几个是不是傻!赶紧走啊!当什么电灯泡!

4
邬童勾了勾嘴角,了然一笑。

旋即收拾起东西。
“我反正听懂了。我要走了。”

“哎!邬童你也走啊?那我怎么办!”班小松纠结起来。
其实熬到现在,他也快崩溃了。
好想溜号啊!
可是,栗梓又……

邬童见他这般,决定给他加把油:“什么怎么办?听懂了,想走就走啊!反正陶老师他们也不在。”
早在尹柯接过粉笔的时候,陶老师就已经欢天喜跑没影了。

顿了顿。
想想又再加上两句:“还有,前两天你不是还说想去俱乐部看看?正好今天我约了邢叔叔。你要不要一起来?”

果然。
班小松立马上钩:“要要要!”
头都差点点掉了。

5
两分钟后。
她可爱的小竹马抛下一句“栗梓我跟邬童先走啦待会让尹柯送你回家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好的相亲相爱呢?

栗梓觉得自己很受伤。

6
然而。
更伤人的事情,还在后面。

邬童班小松一走,焦耳他们几个就坐不住了,纷纷以这题太简单都听懂了为由,一溜烟跑了个精光。

跑就算了。

以焦耳陆通为首。
小熊队一众球员,还在临走前朝她送来怜悯光波。

“栗梓,万万没想到啊……啧啧啧!”这是焦耳。
“这么简单都听不懂,本少爷看不起你。”这是陆通。
“栗梓,你……你加油。”这是张诚。

…………

终于。
栗梓恼羞成怒:“焦耳!!!!”

少年们落荒而逃。

7
“太过分了!”
人都没影了,栗梓犹在愤愤不平。
“都扔下我一个人!”

“嗯。太过分了。”
后脑勺传来少年带笑的附和。
“不过,好像不是一个人啊。还有我呢?”

还有…我呢?

栗梓这才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现在是只剩她和尹柯两个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邬栗】真的只是小段子

♬ 因为oppo微电影产生的小脑洞
♬ 大概有毒
♬ 未必好笑
♬ 超级短
1
—栗梓,你看下我眼睛(• ิω•ิ人•ิω•ิ)
—Hmmm…前后…两千万?|_•`) ?
—…………(•́ω•̀ ٥)
—照亮……我的美?!(。>∀<。)
(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有没有眼屎…)
2
—充电五分钟⁽⁽ଘ( ˊᵕˋ )ଓ⁾⁾
—嗯……(´-ι_-`)
—你怎么不接下一句?( 。ớ ₃ờ)ھ
—王者……一下午!( •̀ω•́ )✧
—……(´-﹏-`;)
3
—你是栗梓吗?(●'◡'●)ノ
—……(¬_¬)
—我们做朋友吧!੭ ᐕ)੭*⁾⁾
—你……是不是没吃药?(≖_≖ )
【FIN】

#大概有个假男友系列#

昨天七夕,过得开心吗?(围笑)

【七夕特供】一句话情书(CP乱炖)

短。
真的。
超级短∠( ᐛ 」∠)_

A:At here waiting for you
日夜更迭,岁月轮转,过了好几个世纪,我也还在这里,等着飞鸟带来你的音讯。
——生落

B:Be with you
从战火纷繁走到四海晏平,从两鬓乌黑走到银色满际,我多幸运,这不短的一生,都是和你在一起。
——海男

C:Call you just say hi
我喜欢清早七点的太阳,一睁眼就能看到的你,还有叫醒你时,与你道的那一句hi和早安。
——柯栗

G:Give you what you need
因为喜欢,所以了解你的每个动作、习惯和小小的表情;因为了解,所以能够给你一切你最需要。
——松栗

L:Love you just who you are
喜欢你的小脾气,包容你的不讲理,所有好心情坏心情,都是因为你,因为喜欢,你就只是你。
——邬栗

N:Never let you cry
我说过的,一定不会让你哭,说到做到。
——L&D

补:刷微博看到这句话,我认为不能自己苏。所以我把它摘抄下来了。
配上字母情诗,毫不违和——

T:To be yours
我把我们交给时间,我把自己交给你。
——from付辛博to颖儿

【柯×栗】我想和你

阅读预警
※      本文三视角。分别是栗梓,尹柯,还有上(du)帝(zhe)视角。
※     灵感源自小本命张的的博文:我想和你。(对博文感兴趣的,可回翻本人主页曾经有一篇截图。欢迎大家一起苏~)
以下正文————

◎ 壹 || 情歌
我想和你一起,哼一支又暖又静的情歌,声也沙了人也醉了CD机也卡碟了,然后一起手忙脚乱地嘲笑我的笨拙。
------------------------------------------------------------------------------
1
无所不能的尹柯唱歌跑调。
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
除了栗梓。

2
要说这事。
也真是凑巧。
凑巧那天的阳光很好。
凑巧那天碰上舅舅出差。
凑巧舅舅家的毛豆需要溜圈。
凑巧有风吹掉了她的渔夫帽。
凑巧她吹走的帽子飘到了别人家的小院。
凑巧。
这个别人。
是当时带着耳机浇着花的尹柯。

3
少年舒展的眉眼。
轻盈的笑意。
还有阳光下熠熠生辉的侧颜。
帅得令人发指。

4
尹柯说。
他那天唱得是Troye Sivan的《Youth》。

5
后来栗梓回家特地找了来听。

6
听过原唱的她,终于明白了,那天少年伸手递来帽子的时候,耳后的红晕是为什么。

7
这调跑得……
真的是爹妈都不认识啊……

8
所以。
当焦耳随手插入一张唱片。
播出来的第一支歌居然正好就是那首《Youth》的时候。
栗梓愣是没忍住笑了。

9
然后一抬头。
恰好就撞上了少年闪烁的小眼神。

10
“怎么了?”沙婉回过头来问道。

“嘿嘿,没什么,”
接收到少年偷偷使来的眼色。
栗梓弯了眼睛,乐不可支。
“就是觉得这首歌,真的挺好听的。”

---------------------我是切换视角的分割线-----------------

1
-这首歌叫什么?
-Youth.
-挺好听的!

2
一瞬间。
尹柯想起了那个囧得要命的午后。
少女泠(ling)泠(ling)的笑声。
和那个时候。
简直一模一样。

3
明明知道笑的是自己。
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因为。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像是一弯月牙。
实在好看得紧呐。

4
少女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5
真是。
拿她没办法。

6
摸了摸鼻子,装作不经意地偏过头。
尹柯大概也没有察觉。
自己微微泛红的耳尖。
和不小心扬起的唇边。

---------------------我是切换视角的分割线-----------------

1
今天是焦耳满十八岁的日子。
所以他叫了一大帮人上他家,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派对。
比如。
用出老千的方式让人玩游戏。

“焦耳,你这牌有毒吧?怎么又是尹柯!”
看,班小松都替他打抱不平。

尹柯低头看着手里那张黑桃K。
嗨,哥们。
这已经是咱俩今晚第三次碰面了。

焦耳又一次扑棱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开始高呼冤枉。
“大佬!我在洗牌之前真的洗手了!你要相信我!”

“你猜我信吗?”
尹柯给他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焦耳浑身一激灵。
嚎得更大声了。
“大佬!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我都快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行了行了!”邬童不耐地把焦耳丢开,“这把就算了。下次再是尹柯,就换你上!”
“凭什……”焦耳刚要嚷嚷。
可邬童一个眼神杀飞过来!
赶紧瘪瘪嘴,把那个“么”字给吞回去了。

呜呜呜,明明人家才是寿星公啊!

“这次选什么?还是真心话吗?”
栗梓的脑袋探了过来。
弯着两道小月牙。

尹柯有点郁闷地发觉。
少女的眼睛里好像在放光。

看他受罚,有这么兴奋吗?

他不知道。
两眼放光的可不止是栗梓。

毕竟。
男神的内裤,初吻,还有心上人。
堪称女生好奇排行榜的TOP 3。

内裤是灰色的。
初吻还在呢。
就差心上人了!

尹柯。
他喜欢的那个人,会是谁?
栗梓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选真心话吧!
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

隔着一个焦耳加一个班小松,尹柯都能感受到少女饱含期待的眼神。

啧。

突然想使坏了。

大多数时候。
尹柯都是个听从自己内心的人。

于是。
尹.就要对着干.柯上线了。

只见他冲栗梓笑了笑。
然后说:“不。”
“这次我选……”
“大冒险。”

2
尹柯选了大冒险。

鉴于他不算外向的性子,大家也不敢玩得太过分。
于是。
纷纷说要他唱首歌就算过了。

唱歌嘛。
多简单!
焦耳如是想。

全然没有发觉听到这两个字时,尹柯蓦然僵住的身体,和栗梓耐人寻味的表情。

3
What?
要尹柯唱歌?
栗梓忽然想起尹柯那随时走失的调子。
一下子笑成了乱颤的花枝。

浑然未察对面的少年越来越黑的脸。

4
她还笑!
尹柯心里不免懊恼。
早知道是唱歌他就不选大冒险了!

“尹柯……是不是不会唱歌?”见他没有动作,班小松忙凑过去和邬童商量,“要不要帮帮忙?”
邬童略一思忖。
好像,真的没听他唱过歌?
初中棒球队去KTV聚会,从来没见尹柯拿起过麦克风。
难不成,真是不会唱?

皱了皱眉,正要拉过焦耳让给尹柯换个惩罚。

却听尹柯说道:“那我要找个人跟我一块唱。”

5
对于这种不按规矩出牌的做法,焦耳很是不平。
奈何尹柯大佬的身后,是战斗力五颗星的邬童,还有烦人程度爆表的班小松。

惹不起啊!

寿星公只得无奈地做了妥协。

“你想要谁跟你一起唱?”

话音未落。
尹柯就接上了:“刚才笑得最大声的那个。”

话语间满满的都是怨念。

奈何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毫无察觉。
依旧趴在沙婉的背上笑得一抽一抽的。

“栗梓。”沙婉动了动肩。
不为所动。

“栗梓。”沙婉尴尬地笑笑,又动了动。
无济于事。

“栗梓!!”这万众瞩目的,沙婉觉得自己汗都要下来了,忍不住回身一爪子拍在某人的脑瓜上。
“哎哟!”笑得正欢的某人被打了这一记,终于抬起了头。
这一抬头不要紧。
冷不丁地被几十双眼睛看着,吓得她呼吸一窒,说话都不大利索了:“不,不是。你们要干嘛呀这是?”

“唱歌!”

嗯?
唱歌?
“我吗?”栗梓指了指自己。

“就是你!”
众人异口同声答道。

笑得最大声。
可不就是你麽!

栗梓一脸蒙圈地看向尹柯。

尹柯轻飘飘地颔首。
并附送了一记善意的微笑。

6
栗梓说,唱什么歌,由她来定。

尹柯本人不置可否。

所以大家顺水推舟。

于是。
栗梓一把将焦耳的唱片盒倒了个底朝天。
趴在桌上使劲扒拉。

好半天。
竟真的找到她想要的那张。

7
“就是它了!”
栗梓举着那张黑底的唱片,笑得格外好看。

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郭顶。

原来她喜欢这种风格。

8
栗梓小心地把唱片放进CD机。

温暖的吉他声响起。
和着栗梓唇边的笑意。

她说话的声音明明那么轻。
只有他们两个听得到。

可他又觉得好像有点大。
大到。
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忽然撞了一下。

因为。

她说。
这首歌的名字。
是,想着你。

9
这首《想着你》。
尹柯是第一次听。
当然是不会唱的。
但只是和着尾音哼两句的话,倒也还凑合。

栗梓本人都不介意了。
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好说什么。

这样,也算帮他解围了吧。
看着少年因此而慢慢放松的眉眼,栗梓偷偷觉得欢喜。

是的。
欢喜。

为喜欢的人。
偷偷做的每一件小事。
都会叫人欢喜。

更何况,是替他保守秘密呢。

尹柯是不想别人知道他跑调的吧。
否则。
他就不会在那个午后,拉住她的帽兜,小小声说:别告诉别人。

她会为他守好秘密的。
就像,守住自己的秘密一样。

尹柯唱歌跑调。
是尹柯的秘密。

栗梓喜欢尹柯。
是栗梓的秘密。

两个同样被细心保护的秘密。
这一丁点微妙的联系,叫她格外开心。

以至于她忽然就有了勇气。
去做这件想做很久的事情。

她特意挑了这首《想着你》来合唱。
这首她在电台里听过的。
很喜欢的一首。
情歌。

里面有几句歌词她特别中意。

栗梓坐在他边上。
就着CD机里放出来的音乐。
和着他偶尔飘忽的尾音。
轻轻地哼唱。

“就这样轻易/因为你/没有那顾虑/唱一首歌给你听”
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了。
把满心的喜欢,藏在歌里。

“是关于你/有什么关系/这声音/适合的频率/我多么想告诉你/我爱着你”
用这样的方式,偷偷说给你听。

“也许有一天我们/终究会面对分离/这不是/情书啊/我从来没有这么担心/可是啊/我愿意/这样下去”
我设想过无数种分离的可能。
毕竟。
我们已经高三了呀。
所以我更加拼了命地努力,想要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想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
或者和你考到同一个城市。
然后继续,这样偷偷地喜欢你。

“我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矫情的傻子/可是啊/我已经/是了”
相比起写封情书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觉得这样,也许会是更正确的事情。
只是偶尔难免会多想。

“想着有一天我们/终究会面对分离……”
想。
万一,我这么努力,依然考不到你要去的大学,或者城市。
那该怎么办呢?

10
也许是她唱歌的神情太专注。
又也许是那吉他的声音太悦耳。
以至于。
尹柯竟然忘了自己跑调的事实,忍不住跟着唱出了声。

合着她的歌声,唱到那句“想着有一天我们/终究会面对分离…”的时候,他的心底,居然真的会觉得有点酸涩,有点痛。

他这是怎么了?

然而。
还不等尹柯领会过来自己的异样。
四周一阵突如其来的安静。

“嗯?
音乐怎么忽然停了。

尹柯疑惑的地抬头。


迎面撞上众人不一的神色。

“卡,卡机了。”
焦耳晃了晃那张唱片,楞楞地看着他。

班小松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还有……
“邬童,你的下巴要掉了。”
忍不住出言提醒。

他一说话。
像是打破了什么不得了的禁忌。


啊!!
李珍玛一脸幻灭的表情尖叫道:“尹柯居然是个音痴!!”

 

唐缇满面惋惜:“人果然都不是完美的…”

 

沙婉点头附和:“这反差实在太大了…”

 

额…

尹柯一僵。

噢。
看来是不小心露馅儿了。

咳咳。
尹柯假装镇定自若地起身。
“我去个厕所。”
把一干鬼哭狼嚎抛之身后。

转过身时。
栗梓满脸的愧疚。
她小小声说着:对不起……

她耸拉着脑袋的样子。
真的很像她家那条大金毛。

鬼使神差的。
尹柯伸出了手。
“歌很好听。”

直到少年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栗梓才回过神来。

刚才,尹柯是,摸了她的头?

-----------------情歌番外-----------------

很久以后。
某天尹柯打扫房间的时候,翻到了女友高三的那本日记。
里面有一段话。

那段话是这样的:
“我想和你一起,哼一支又暖又静的情歌,声也沙了人也醉了CD机也卡碟了,然后一起手忙脚乱地嘲笑我的笨拙。”

呵。
可不是嘛。
温暖的情歌。
卡碟的CD机。
跑调到手忙脚乱的我。
和笨拙地传递着心意的你。

心忽然软成一片。

他点开微信,找到那个幼稚的头像——
“我们什么时候去唱歌吧?”
我想和你一起,把那首没唱完的《想着你》给唱完。

不是还有一句吗?
“想着有一天我们/会在老地方相遇”

然后。
我要和你一起。
唱一辈子温暖的情歌。

------------------------------------------------------------------------------
注:
工作狗+考试狗+毕业狗。
努力周更(毕竟还有俩坑)。
开坑不弃。
万望体谅勿催。

谁知道写好的存稿放在U盘……
然后U盘发现丢了……
并且电脑没有更新备份……
的那种绝望?
同人的修订稿都算了……
我大不了重改……
问题我的毕业论文在里面……
这就崩溃了……
一万个曹尼玛在奔腾……

— 但愿不负月与酒
— 但愿不负你

—若我现在娶她,她便是乱臣贼子之妻

—阿精,你说,这块玉,好看吗

#我特么为毛从来都站的是个BE#
#快被扎心扎死了已经#
#窦我要不是因为你我真的不会打脸看剧然后看了还要被虐到心疼死啊啊啊啊啊啊#